虎狼[哨向/双向暗恋]10

10


在进入病发病房之前,尤珈绝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令人震撼的场面。驿馆的隔音效果,可以说是天衣无缝。


一进入驿馆,一位工作人员便迎了上来,并将手里的报告递给了时琅,两人同时加快了脚步。尤珈紧跟着她们,他正好奇时,时琅将报告丢给了他,他们一脚又进入了另一个房间。


尤珈快速翻阅手里的报告。


姓名:***

性别:女(向导)

详述:因拒绝哨兵而被哨兵袭击,造成永久性精神伤害。


夜里23:05,病情突然恶化。

治疗效果:劣

生命危险指数:★★★★


尤珈顿了顿,报告的最后结果是,无康复可能。...

虎狼[哨向/双向暗恋]09

09


尤珈很少在工作的时候发呆,可他忍不住担心还在昏迷中的陆余里。


一旁的同事推了他一把,笑道:“发什么呆呢,诶,听说你的向导是那个搜查队队长?”


尤珈暗了暗神,就在几天前还是呢。


尤珈在向雪风提出要和陆余里解除临时结合关系的时候,其实也是凭着一股气,陆余里受伤的模样对他产生的冲击太大,以至于也来不及考虑后果,一旦解除了就成了事实,公会可没有允许暂时一说,也就是说,如果陆余里不同意,他们就真正成了陌生人了。


这个让人懊悔的现实直到他正式开始在公会研究所任职,才恍然反应过来。


因此,他一点...

虎狼[哨向/双向暗恋]08

08


事发后一周,陆余里终于从昏迷许久的状态中醒转。


与他心脏连接的机器比他的大脑还要先一步确认了这件事,并通知给一旁照看的医生,一时间,重症室忙碌了起来。


彼时,羚清恰巧在附近办事,因此第一时间知晓了这个消息。


雪风赶到的时候,陆余里已经结束了二次身体检查,特许二人进去探望。医生表明陆余里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且精神和精神体灰狼都在稳定恢复当中,但仍需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转到普通病房。由此,陆余里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袭击而受到不可磨灭的身体伤害,让雪风和羚清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
“这次总算是有惊无险,看你以后还乱不...

虎狼[哨向/双向暗恋]07

07

“我想和阿里解除结合关系。”

当听到尤珈这么说的时候,雪风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尤珈定了定神,重复道:“室长,我想和阿里结束结合的关系,暂时。”

“嗯?”雪风扬了扬眉,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暂时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虽然不知道当时分配的时候为什么会把我和阿里分配在一起,但是我们俩的实力太过悬殊,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害死我们两个。”尤珈低着头,引来雪风的一声不屑嗤笑。

“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?你觉得是公会将你分配给陆余里的?所以呢,你觉得你是陆余里的包袱,打算替他把这个包袱卸了?”

“雪风!”羚清及时制止了雪风,雪风也自知自己有些失态,插着腰转到一旁。可他一看见躺在病房里的陆余里,不免又来气,气这...

虎狼[哨向/双向暗恋]06

06

他们在明,敌人在暗。

尽管已经得知了对方的存在,对方不现身,他们仍然无法准确地捕捉到敌人的位置。陆余里虽然控制了眼前的哨兵,同样也受制于他们,此时根本分身乏术。

情急之下,尤珈只能释放自己的精神体,以期能护住陆余里片刻。灰狼的啸声亦是对侦察队的求救信号,只要能拖延至救援部队赶到,陆余里便可平安。

可说来好笑,尤珈的小老虎眨巴着一双金黑色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粘着他,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自己半步,尤珈又急又气,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成为一个哨兵的。

“真是只可爱的精神体啊。”那人的声音忽得从身后传来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灰狼似是条件反射一般,将尤珈与他的小老虎护在了身后。

那人狭长的双眼闪了闪,又看了眼不远处的陆余里...